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娉儿。吟

感谢有你:博客,让自言自语不那么尴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在黑夜里舞蹈  

2013-08-14 10:35:42|  分类: 娉儿 ● 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
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在黑夜里舞蹈

 200余张精美的网页分割线“闪图” - 缘水禅心 -

 

 

 



灯影幽幽,人影绰绰。摇动,晃动,跳动着只有黑夜才懂的舞蹈。

我是夜幕下的舞者,清风独奏,偶有汽笛伴和,我的脚步失控于心的牵引。缓慢,急促;旋转,徘徊。夜,是我的;我,是夜的。一袭白裙是印在夜幕的绒花,暗香浮动。芜杂的思绪唯有借脚步的变换一点点踏碎,然后,重新折叠,梳理,像丝绸般的柔滑,是我的微笑。

就这样旋转于街头,自由的跳着属于夜的舞蹈。一米车光扫来,我看见十字路口处的一朵亮白,一直流浪的猫奔跑至此。也许,它习惯了夜的黑,习惯黑色掩盖流浪的落寞,习惯黑色淹没流浪的不堪。而光,就这样不解风情,赤裸裸的就这样直射在它的身上,它,就这样置身于光中。猝不及防,这只流浪的猫曝光于夜色。惊恐、无措、不知躲,忘记逃……就这样与黑夜里的光对峙着。流浪的污渍没有影响通体的白,夜幕下,车光中,它,是夜的点缀。

 

 

 



 

 

绿灯行,车走。转瞬间,这朵亮白又融入黑夜,像低入尘埃的花,只听见“喵”的一声叫。这叫声似一道光划破黑夜,它向黑夜宣告来过。我小心地随声尾随而去,我知道,又多了一个夜的舞者,像我。

黑夜里,我是一只猫,一只流浪的猫。我只想踏遍城市的每一寸肌肤,我只想将心结在黑夜的终极大幕上放逐,悄无声息的,任意的,与无边的黑夜对话,抑或,将心语写在夜的黑色笺上,我永远是唯一的读者。只有在夜幕里,才可以真实的表露一切,才可以宣泄心田种种,才会在穿梭黑夜中将生活带给的压抑、困顿、茫然还有爱的消失反复的咀嚼。张扬白昼不敢被人察觉的殇,在黑夜的温床上,一点点蔓延。我是那只流浪的猫,可我没有它的勇气。不敢叫,不敢在光亮的地方睁开双眼。我不想惊扰这夜的平静,更不想招来人们的目光。那一张张冰冷面具下,是一张张被伪装扭曲的脸,每一张脸下,裹藏着未知的心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曾经,有人在黑夜带给我光明,我扑上去,而转瞬,黑暗再度淹没我;

曾经,有人在黑夜里带给我温暖,我拥抱了,而转瞬,寒凉再度的包围了我。于是,我知道,夜的色调永远是黑,夜的成分永远是寂寞。不要试图变得斑斓,希冀是空;不要试图添加作料,夜宴的味道,是永恒的孤独。我是一只流浪于黑夜的猫,可我却不如猫。我没有勇气与光对峙,哪怕瑟缩的看几眼,都怕伤了眼睛……我宁愿闭上眼睛,茫然于黑夜的街头。自欺欺人也好,躲避也罢,看不见尘世间的虚伪无情以及残忍种种,亦是解脱。我没有猫的无所谓,只一眼,那虚伪、那无情、那种种……就种进我的眼眸,拔不出来了。

 

 


 

 

 

是一只流浪的猫,孤独了。

看,那一朵亮白像凋零的花,不知经受了多少尘世的折磨。穿梭于每一个街口,左顾右盼,朋友在哪里?爱又在何方?每一次期许下一个路口就会有希望出现,而时间与命运却在开着天大的玩笑。等待,苍老了最初的容颜;流浪,葬送了最初的梦幻。为了躲避世人的好奇与无情的奚落批判,快速辗转于夜的街口。不同的,这流浪的猫一直在叫,它期待这份孤独有人听懂,它期待这份孤独有一个化解的落处。而我,不言不语,沉默,是孤独最好的伴侣。

 

 

 


 

 

我是一只流浪的猫,倦怠了。

寻觅,寻觅,寻觅是通向未知的愚蠢。千百次的回眸,千百次的失望,当每一次希望的火苗燃起时,总是小心的呵护,虔诚的求佛,惟愿这希望之火燃烧一片。而转瞬,一场风雨决绝的将其浇灭。我只能在生命的长河里再一次摆渡自己……我不如那流浪的猫,它安于生命的赐予,蜷缩于一隅,一觉醒来,便又回到最初。而我倦怠了,是心间的荒芜,没有了春红却已春谢,生命的春天又搁浅在哪里呢?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举头问老天吗?不,黑夜听不见我的呼喊。任凭我喊破喉咙,连丝毫的回音都没有。回馈的,好听的,叫历练;难听的,叫折磨。你看:

雷声隆隆,电光闪闪。黑夜,撕开了一个个血红的口子。我看见那流浪的猫在夜的天幕下可怜至极!它惊慌四窜,屋檐下,街角边,甚至于一丛花朵下,它试图寻一个安全的所在。它知道,风雨袭来,温暖是何等的重要……没有,没有,真的没有暖!……它只能这样四处逃窜着,找不到一处避风的港湾。而雷声,依然放纵的轰鸣,丝毫没有点滴的怜悯;而电光,依然肆虐的闪动,全然没有些许的同情。老天不知,这夜,我站在漫天的大雨中!潮湿的心没有烘干的可能,恐惧的心没有安全的慰藉。我看见夜幕一次次撕开血红的口子,一次次又被缝合,再撕开,再撕开……没有善的外化,没有情的流露,相反,还有雷声在助威,加剧着黑夜的可怕!……天底下,看着老天你咆哮的,没有他人啊,是我,还有花朵下那只流浪的猫……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