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娉儿。吟

感谢有你:博客,让自言自语不那么尴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道尽……  

2014-10-11 19:57:51|  分类: 娉儿 ● 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人物图片  花 - 狗尾巴摇摇 - 狗尾巴摇摇

 

  

岁月老去,眼前明明灭灭的记忆被风撕扯着,闪着光亮……

我的旧城无水,苍苍茫茫老是被雾弥漫着时,我的眼里就有了几许对风沙的饥渴。

童年眼里的校园大而深,遒劲、奔放,有着无边的游荡又似乎有无数的掩埋,永远在我生命史上辉映着,成了我无色生命之中的几笔彩绘,勾勒着我的苍白。

硕大的操场总是在那永远达不到的地方发着光,隐含着生之无奈没有选择只有被“奴役”的份,直到现在我依然痛心疾首这没有终点的操场。

校园里我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好孩子,最起码我的班主任老师是这样认为的,理由是我从不把他放在眼里。我心目中的老师应该是高高大大、帅气十足、斯斯文文又才高八斗、学富五车、满腹经纶的书生,只能辉煌不能灰黄,像我们邻班的老师那样。

我们班的老师虽出身名校又主教数学,但却是一地地道道的农民,矮小干瘦黝黑又满身乡土气,一口陕西土话绕着舌头根,背地里我们都叫他“润土”。

“润土”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哪都响不知道什么颜色的自行车,俨然成了“鬼子进村”的消息树。一只脏兮兮的塑料编筐是“消息树”的唯一装饰装着他的午饭,筐的颜色越来越深却没有更换过。娶了一个农村婆姨,生出一堆一个挨着一个没有城市户口的孩子,加上老婆没有工作,生活是可想而知的窘迫和不如意。

我的数学是我和“润土”共同的痛,尽管又锥刺又悬梁又数脚趾头还是麻绳穿豆腐,永远空怀着一腔过时的热情拉着倒车,因此点名,罚站、跑步就成了“润土”与我打招呼的唯一方式,从此恨了这数学,恨了这操场,更恨“润土”。天经地义对他不买帐直到毕业老死不相往来。

好在我的语文成绩很好,时不时生出转瞬即逝的那么一种虚假的优越感,矫揉造作地陶醉着自己。

直到我们毕业,“润土”依然风驰电掣的摇着他那“消息树”,行驶在城市与乡村接壤的公路上,栽着桃种着李为着人师着表以及莳弄自己的“自留地”和“自留人”。

   

 


音效画廊
 
 

多年后,我已经修炼成一名“刀枪不入”的机关干部,不再以个人的好恶来取舍人和谋划事,整天夹着尾巴皮笑肉不笑地健步行走在刀尖上任风吹任雨打,“团结紧张严肃活泼”在和谐中,小心翼翼忙里偷闲悠哉游哉的讨日子。

一年雨季有人叩门,进来一位满脸沧桑、衣裤尽湿的中年人,尽管多年没见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。

“润土……老师”,我一时语塞。

“我是来盖戳的……”老师直视我的眼睛淡然地说着,神情里比从前更多了几分见过世面的随和。

“老师去支边?”“是,为了孩子的户口。”

我慌乱地为老师加盖了公章,一种如隔壁邻居偷了斧头的样子。

“长大了……”老师收了表喃喃自语。

我默默地送老师出门并送上一把伞,老师没有接,匆匆忙忙下了台阶走进雨中。一阵不大不小的风送来一团乱七八糟的惆怅和不着边际的哀伤,勾起我如此细碎明晰的记忆——对凉的感觉……

  “长大了……”只要一想起他说话时那神态,我整个心就会起皱,两腿会止不住的晃动,就像自己走到了悬崖边儿似的。很多次我发现:每当自己躺在床上想起这句话,就会无缘无故地在黑暗中流泪,它似乎穿透了夜的寂寥,溅出了丝丝血色,使这黑夜变得有了温度,温热自己年幼无知时的冷漠。

也许,救人于苦海者,惟有爱吧!

有些事总想道尽,可哪里是能够道尽的呢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图片  套图 - 狗尾巴摇摇 - 狗尾巴摇摇



   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 (背景音乐:禅定)
 


 

 

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