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娉儿。吟

感谢有你:博客,让自言自语不那么尴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苦禅  

2015-04-12 16:33:29|  分类: 娉儿 ● 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 

 

 


  

 

 

 

娉儿
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桃花落了。

缤纷的花雨下,暗香残留。

于是桃树变了性子,由张扬到平静再到清寂……

一声叹息,终是明白美丽的花瓣并不总是挂在枝头。

一切悄无声息。

只有音乐,只有自己……

忧伤的时候,最想做的却是一个人安静地呆着。将那,要摇摇欲坠的泪滴尘封在笔端下,那是给自己的心一个安放的空间,也是给自己的一点尊严。

世间本就森冷,软弱给谁看。不如就让自己慢慢消解掉,象大地消融雪一样。走出去,依然微笑盈盈,没有人知道你心底曾有的潮湿。

禅心已做粘尘絮,不逐东风上下狂!无求于世界,无求于他人,或许就是解脱。

然而,我是否已经抵达?

生活象一条隐形的绳索,防不胜防地成为枷锁。做梦的人,尤其如是吧。幻想着把自己如风筝般放逐,以为从此天地开阔,独自遨游,却不想羁押进命运的胡同。垂首,低眉,来来回回,心如一只深囚的鹿,惶恐,挣扎,无望。好不容易,从胡同折返而回,好象看见天蓝地阔了,怎奈,一个个捉弄接锺而至,疲惫,懊恼,白昼的狰狞和黑夜的焦灼轮番涂抹,好一个断肠人在天涯。

风筝回到了最初的地域,然天却早已不是那片天了……

那种感觉真切厚重,仿佛被命运的手一次次捉弄。白雪又怎样,谁看?执着又怎样,谁惜?那素白的衣杉是该任泥作践,还是该褪下敛藏隐身?

而后,终于明白:痛,在无声里……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   

娉儿

 

 

  

  
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